线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线毯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中俄天然气谈判5年马拉松价格基准成死结51

发布时间:2019-09-12 18:51:27 阅读: 来源:线毯厂家

中俄天然气谈判5年马拉松 价格基准成死结

已持续5年多的中俄天然气供气谈判有望近期再次开启。  俄罗斯《消息报》25日报道说,俄罗斯天然气工业公司(Gazprom,下称俄气)副总裁亚历山大·梅德韦杰夫已率领代表团前往北京。  在这之前,价格问题一直是双方僵持不下的焦点问题。此次新一轮谈判是否能有所进展?  双方价格基准差异过大  2006年3月,中俄双方签署《关于从俄罗斯向中国供应天然气的谅解备忘录》,计划从2011年始,俄罗斯每年向中国出口600亿至800亿立方米天然气。  3年后

网曝冈田准一与宫崎葵正在交往中 公司:无可奉告小文

,俄气公司和中石油敲定了框架协议,确定从俄罗斯输气采取西线与东线两种方案,前者以西西伯利亚资源为基础,年供气量约300亿立方米,后者则涉及东西伯利亚、远东与萨哈林大陆架等天然气田,年供气量约380亿立方米。  此后,中俄双方展开了一场马拉松谈判。双方的谈判时断时续,管线建设进展亦十分缓慢,而阻挠谈判进展的焦点就是天然气的定价问题。  据了解,双方对每千立方米天然气的出价差距已经缩小到了50美元之内。俄罗斯希望按照向欧洲国家出口天然气的价格标准确定对华天然气出口,每千立方米大约300美元。而中国方面则坚持俄罗斯应该与中亚国家向中国出口天然气价格保持一致,每千立方米大约250美元。  “如果再加上管输费的话,到中国的价格可能就更高了。目前国内还不能承受如此高的售价。”中石油一位内部人士称。  目前来看,这个差距确实非常巨大。考虑到总供气量的庞大,在这个基数上每一美元的差距背后就是6800万美元,更何况是50美元的差距。这对双方而言,都不可能轻易做出让步

最新救援情况!争分夺秒!徐工挖掘机进入灾区中心投入救援!乐昌

。  “目前中国国内天然气价格远低于国际市场价格,如果接受俄罗斯的报价,必将导致国内油气企业亏损严重。”中投顾问能源行业研究员周修杰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目前中国从中亚、伊朗、澳大利亚等国进口的天然气和LNG(液化天然气)价格均低于俄方报价,如果中国接受俄方价格,必然导致向中国出口天然气的其他国家要求提价。同时,美国页岩气的大规模开采使中国看到了非常规天然气的巨大潜力,因此中国希望借鉴美国经验,加大非常规天然气的开采,在气源大幅增加的情况下迫使俄方降价。  马拉松谈判或将继续  中俄天然气供气谈判已从2005年至今,俄方在价格问题上自始至终也不肯让步。“如果向中国输出的天然气价格低于欧洲,必然也会引发欧洲各国要求降价的要求。”周修杰告诉《证券日报》记者。  此外,目前国际天然气属于卖方市场。各国均在大力推广天然气这一清洁能源,未来全球对天然气的需求量将会不断增长。加上今年以来天然气价格不断上涨,同时日本也在积极争取俄罗斯的天然气出口。这些因素使得俄罗斯对未来的天然气市场十分看好,在此情况下俄方不愿意低价出口天然气给中国。  “只要价格问题得到解决,则中俄天然气合作将宣告大功告成。至于价格问题如何突破,目前来看实现难度很大。俄方不愿降价,中方不愿涨价,这就导致双方迟迟无法谈妥。”周修杰说。  中国能源网首席信息官韩晓平则认为,俄罗斯态度强硬,不肯降价,与日本的核危机事件有一定的关系。日本以及欧洲有些国家关闭核电站,导致全球对天然气的需求增加,其更加看好天然气市场。  此外,据了解,中国已经可以从伊朗、澳大利亚等国进口LNG(液化天然气),且与土库曼斯坦等国达成中亚天然气管道的协议,这都给俄气公司造成了压力。  同时,今年6月16日,哈萨克斯坦石油和天然气部发表声明,称与中国达成共识,将中亚管道输气能力增加250亿立方米;到2013年,中亚天然气管道年输送能力将达650亿立方米。中亚管道2009年已经开通,目前年输气量为100亿立方米左右。  “随着输气量的增加,中国没有必要承受如此高的价格从俄罗斯买入天然气了。”韩晓平认为。  而值得注意的是,高价格买入天然气也必然会导致国内天然气涨价。厦门大学中国能源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强(微博)则告诉《证券日报》记者,国内气源很便宜的卖给了三大石油公司,一旦俄罗斯的高价格的天然气大规模进来,只能是用国内利润来弥补国外亏损。根据俄方供应的天然气量,国内的天然气价格最终还是会有一个相应的上调。  因此

敦煌市坚持机械化示范引领提高农业生产水平宠物美容

,韩晓平指出,花费巨额成本买来的天然气,最后还是需要老百姓买单。如果价格过高,老百姓根本支付不起这样的能源成本。所以,中国不太可能用较高的价格从国外买天然气,花巨额的钱去建设管道和买天然气,还不如自己来加强勘测开发。如果俄方还继续死咬价格的话,此次合作恐怕将难以继续。  但是,中国石油大学工商管理学院的天然气问题专家刘毅军教授则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从大的趋势上来讲,双方是一定要合作的,但是现在看来要做好长期持续的谈判准备。谈放弃还为时过早,双方可以加大中游和上游的合作力度,做出适当让步,减少价格对双方的负面影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