线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线毯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农险走入商业化死胡同农民望梅止渴

发布时间:2019-10-12 13:59:44 阅读: 来源:线毯厂家

“赤日炎炎似火烧”,山西省运城市临猗县的张老汉站在自家地头望着打蔫的棉花苗一筹莫展,由于天旱,“喝不饱”的棉花苗今年看来又挂不了几个棉桃了。他困惑地念叨着:“人有寿险物有财险,可咱这庄稼为啥就不能上保险呢?”其实,早在1984年,中国人民保险公司山西省分公司就已经开设了农业保险业务,险种一度达到几十种。包括苗木保险、温室园艺作物种植保险、奶牛保险基本险,农作物种植雹灾保险,技术火灾保险、农作物火灾保险等。

在山西省唯一一家开展农业保险业务的人保山西分公司,也因为经营惨淡而逐渐地退出,目前只省下“麦场火灾保险”和“奶牛保险”两个险种在强撑“门面”,其余农业险种则全部停办。2004年农业保费数同比下降30%,如今全国保费收入加起来仅3亿元。在我国这样一个古老的农业大国,为何农业保险的蛋糕越做越小,路越走越窄?

农保难持久 农业盼甘霖

“1984年,我们首次以养殖业保险作为‘敲门砖’。此后又开始做种植业保险,包括四大类农作物到现在这些业务大多都开不下去了。”中国人民财产保险公司山西分公司营销管理部业务主管李爱琴对此坦言。她是人保山西分公司最早负责搞农业保险业务的人员之一。她说,山西全省2004年农业保险保费收入一共只有28万元。

农业保险被称为农业生产的“保险带”、政府和农民的“减压阀”。但目前我国农业保险业务却在不断地“萎缩”,农保之路是越走越窄。据有关数据显示,1994年以前我国农业保险曾经有过一段“辉煌”期,1994年农业保费收入达到8.6亿。但到了2002年,农业保险总收入开始锐减,降到4.8亿元,仅占保险业总收入的0.16%,全国2.3亿农户,户均不足2元。2004年农业保费数一年就降低了30%,如今全国保费收入加起来仅3亿。农业保险的险种也在不断地减少,由以前的60多种下降到30多种。

那么,基层干部、农民和相关专家对农业保险到底是什么样的看法呢?记者在山西稷山县走访时,一些乡村干部认为,政府号召要科学地调整种植、养殖结构,但农民怕担风险,往往是亲眼看到新品种的效力后,才敢放手大干。如果能上农业保险,自然就少了许多后顾之忧。如果有了农业保险这座“靠山”,无疑就会减少农民的灾害损失,有利于帮助受灾农民尽快恢复生产,保护农业健康发展。

农保遇瓶颈 凸显四难题

记者采访了解到,目前主要以营利为目的商业保险公司,对开办农业保险业务缺乏热情,主要有四方面原因:一是风险高、赔付高。中国人民财产保险公司山西分公司营销管理部业务主管李爱琴认为,高赔付进一步决定了农业保险的高保费。据她测算,如果综合考虑各种自然灾害后,山西省种植业的农险纯费率达到30%以上。中国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山西监管局提供的资料显示,山西省从1984年开设农业保险业务至今,共实现保费收入7052.2万元,共付给农民赔款7499.8万元,综合赔付率为106.35%。这远远超出了农业保险赔负率为68%的警戒线。任何保险公司自然都不愿意做这样的蚀本买卖。中国人保山西分公司一位负责人说:“农险是大做大赔,小做小赔,不做不赔”。

二是承保难、定损难、理赔难。从事种养业的农户散居于各个乡村,人数众多。靠保险公司有限的人力去开展业务,明显力不从心。承保对象是农畜产品,不像汽车、电视机那样容易定价,灾情发生后不易定损。李爱琴认为,因为保险公司人力、物力及技术都达不到,所以在测算和计量上有误区,导致赔付率高,像这样的保险业务是怎么也进行不下去的。

三是政府支持欠缺。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农村金融研究所所长韩俊认为,目前全国只有两个省还有农业保险,而我国最大的财险公司——人保公司的农业保险也已撤掉,跟财险合了起来。虽然已提出要建立政策性的农业保险制度,鼓励商业性保险公司开展农业保险业务,但现在对农业保险的支持只是免征营业税。从国外来看,农业保险都是政府支持的,因为农业保险的风险非常大。另一方面,体制上也缺乏信用担保机构,尤其是农民的可抵押物品有限。比如农民有农地,但农地是不可以抵押的。

四是道德风险大。山西保监局财产保险处孙志斌告诉记者,“比如某个村里死了一头猪,但是这头猪没有任何的标识,那么这家农户的亲戚可能入了农保,他们就可以拿这头死猪来索要保费,而保险公司界定损失又非常困难,只能吃‘哑巴亏’。”

多方共培育 农保“树”常青

步入低谷的农业保险到底该如何发展?中国人民大学保险系副主任许飞琼认为,农业被世界公认为抵御自然灾害能力极差的“弱质产业”,如果没有保险的支撑,“靠天吃饭”的状况不可能得到根本改变。由于农业保险在现阶段仍属于以政策性为主的保险业务,所以如果要推广铺开,必须有政府的支持和鼓励。

中国人民财产保险公司山西分公司营销管理部业务主管李爱琴说,政府的支持和参与是必要的,山西省前几年农业保险做大,各级政府主动组织投保,积极参与定损、理赔各个环节起到关键作用,不仅保险业务拓展迅速,而且道德风险可控;后来政府撤出,无人组织,请赔农民向保险公司漫天要价,“道德风险”加大。国外都是集约化经营,但是我国是一家一户的分散经营,农户组织化程度低。必须发挥县乡两级政府和农村自治组织、经济组织的作用,“变零为整”,对农民保险行为引导、规范和管理。欧美和日本的农业保险都是在政府补贴下开展的,是政策性保险,不以营利为目的。我们应该设法建立一套政府、保险公司、农户三方风险共担的机制。

有关专家认为,政府对农业保险的扶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财政补贴。具体补贴多少保费,则应把握一个原则,即努力做到使政府、保险部门、农民三方面都接受得了。二是政策支持。目前,我国农业保险只免交营业税,其他方面同商业保险一致,应进一步在税收等方面加大优惠力度。此外,针对农业保险本身客观存在的承保难、定损难、理赔难等问题,政府与保险公司都应当积极探索解决之策。

原粮供应趋紧安徽泗县小麦面粉趋涨陈浩德

新能源智能化助自主品牌车企蝶变汽车香膏

远东电缆主编的两项行业团体标准顺利通过专家组审查烧结炉

做食品也是做良心郑在娟

郑棉减仓收跌呈现窄幅整理深州

云南电网曲靖宣威供电局宝山供电所更换低压电缆丹江口

中俄进一步加强进出口水产品检验检疫合作合山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