线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线毯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刘玄一觉醒来黄袍加身可惜他没能把握机会还把命搭了进去

发布时间:2021-01-06 12:44:30 阅读: 来源:线毯厂家

刘玄一觉醒来黄袍加身,可惜他没能把握机会还把命搭了进去!

今天小编为大家带来了一篇关于更始帝刘玄的文章,欢迎阅读哦~

更始帝刘玄恐怕是历史上得位最轻松的皇帝,一夜醒来,黄袍加身。人家赵匡胤好歹领着一帮人演了一场大戏,他刘玄真真切切是“被皇帝”。打天下也不用他操半点心,刘縯刘秀兄弟替他砍开了通往京师的金光大道。

有刘玄做参照物,你恍惚确信,有时候给自己定一个亿的目标,其实真是个小目标!

刘玄

地皇三年(公元22年)十一月,亡命天涯的刘玄投靠绿林军的别部平林军,任安集掾(负责招安的文职官员)。十二月,绿林军在刘縯带领下,于棘阳附近消灭王莽十几万大军,绿林军从一两万人马猛增到二十万。

第二年(公元23年)正月,绿林军决定成立政权,推选一位汉室后裔为皇帝,正式打出推翻新莽,复兴汉室的旗号。由于绿林军内部矛盾,刘縯受到排挤,刘玄出人意料地被推举为皇帝。

登基仪式上,刘玄“羞愧流汗,举手不能言”。一个亿的钞票能砸死一个人,何况是皇位,没乐抽了,就算刘玄够大心脏的了!

更始元年(公元23年)九月,王莽被杀,新朝灭亡;十月刘玄兵进洛阳;第二年二月,更始大军兵不血刃入长安,刘玄成了未央宫的新主人。

君临天下的刘玄,却没等来天下统一,更始三年十月,赤眉军攻破长安,刘玄肉袒跪献传国玉玺,更始政权宣告灭亡,“一个亿”瞬间灰飞烟灭。不久,“牧马人”刘玄,被赤眉军一根弓弦勒死在荒山坡上,结束了过山车般的传奇经历。

刘玄

明明已经入主长安,赤眉军等草头王们,大都主动前来归降,天下止乱万众归心,似乎就是眼巴前的事,熟得脱了骨的鸭子,怎么就飞了呢?这个疑问,好似中国足坛“第一问”:连我奶奶都能踢进的球,他怎么就踢飞了呢?

两步臭棋,让平息的战乱重新燃起

刘玄到达洛阳后,赤眉军首领樊崇,领着二十多位骨干力量前往洛阳,拜见更始皇帝:俺们拥护您!

赤眉军比绿林军“革命”还要早,新莽政权的第一战神廉丹,就死于赤眉军之手。赤眉军用兵二十万,占据山东富庶之地,是全国唯一可以与绿林军扳手腕的武装力量。

面对樊崇主动贴上来的热脸,刘玄给了人家一个冷屁股!樊崇等人等了几个月,也不见刘玄承诺的封地。樊老大也是热血男儿呐,俺们闹革命的时候,你刘玄还不知道在哪儿打瞌睡呢,凭什么瞧不起我们?不就因为你们先占了洛阳长安嘛,老子也能,打你丫的!

赤眉军

赤眉军冲冠一怒为“热脸”,二十万大军找到了练级的新目标!

接着刘玄又走了一步臭棋:他让刘秀率领亲信随从出使河北,从此真龙归海!

刘玄以为,刘秀无兵无将,人地生疏,翻不起浪花,可是他忘了,真龙只要给他一片大海,他就可以翻天覆地!他也忘了,他与刘秀有杀兄之仇,刘秀的乖巧那是装出来的!

偏偏河北出了个地头蛇王郎,自扮龙王爷,在邯郸登基称帝,搅混了河北这趟水。水清,刘秀没机会,水一混,刘秀借着刘玄的节仗狐假虎威,神奇地把幽冀二州很多地方的兵权弄到了手。

面对刘秀在河北的呼风唤雨,刘玄就像暮年的棋手,连出昏招,他不及时给刘秀拴上一根线,依然任其放单飞。也不及时对河北之地的军阀们调防,任由他们与刘秀眉来眼去。派到刘秀身边监督制约他的谢躬,虽然忠诚,但不称职,竟然被刘秀的迷魂汤灌丢了命。

结果,刘秀越做越大,终于一脚踹了刘玄,和赤眉军一起,一南一北,两路夹攻刘玄!

刘秀

本该偃旗息鼓的天下,被刘玄轻率的两步臭棋,重新推向战乱!

一心享乐,让政权内部迅速腐化变质

樊崇和刘秀的两把火,还带来一个严重的后果,全国各地的大大小的军阀们,立刻意识到一个问题:原来更始皇帝虽然睡在了未央宫,但天下还不一定是谁的呢!不急着缴枪,再等等看!在等待中,他们的信心越来越足,王健林行,我也可以,连刘玄这货都能睡龙床,我凭什么坐不得龙椅!

于是,张步、董宪、李宪、秦丰、公孙述纷纷称王称帝,后来闹腾得连边远的卢芳,眼前的农民孙登,都觉得不称帝太对不起刘玄了。

天下一片战火!比新朝末年还要乱!

刘玄呢,大概看不见这些,或者说不想看见这些。说来好笑,更始政权的新贵们,各自拥兵,囤聚在洛阳和三辅一带,除了谢躬到邯郸出了趟差,别人都缩在窝里享受革命成果。

刘玄与赵姬

刘玄带头,他把大权交给了赵萌,自己整天搂着赵萌的女儿醉卧深宫;让侍从冒充他,躲在帷幕后面接见外臣,急得有识之士直蹦直跳。有个在历史上就出现了一次的将军李淑,给刘玄上了一道奏疏,内容很长,大致说了以下几点:

其一、天下贼寇还未完全平定,从上到下怎么忘了自己的职责了呢?皇帝不问政事,官员们被长安百姓编歌谣讽刺:“灶下养,中郎将。烂羊胃,骑都尉。烂羊头,关内侯。”

其二、打天下靠绿林军,治理天下要靠贤才,如今三公九卿都被那些出身行伍的庸才霸占,靠这些人治理国家,就好比缘木求鱼、升山采珠!

其三、天下人看到这个情形,一定会窥视江山!

刘玄勃然大怒,把李淑扔进监狱。一个不要命享乐的政权,天塌下来都不会有人关心,战火烧不到自己的炕上就行!

两手空空,让偷来的龙椅架在了沙滩上

刘秀

开国皇帝,文治武功都不能缺,起码武功一流,偏偏刘玄两不靠,他的龙椅就是偷来的!

这么说刘玄自己可能很委屈,就算别人替他偷来的吧,那你好歹也要补补功课,别两门课都挂红灯笼呐,刘玄就这么不要脸地坐在龙椅上。

从史料记载看,刘玄从来就没上过战场,更没有指挥过任何一场战斗,天生的“真龙天子”。在战乱年代,他绝对是奇葩一支!

文治嘛,更谈不上,如果非要给他贴金,唯一能拿的出手的是,刘玄不缺少政治斗争的禀赋。比如刚登基不久,就干掉了政敌刘縯;又比如说,入主长安后,他能做得住龙椅,没有像下任皇帝刘盆子那么水,表明他还是有一定镇得住手下的权谋。

可是这些对急需靠武功统一天下的形势来说,都不值一提,刘玄呈现在功臣派眼前的只有一片苍白,他就是个三无皇帝:无兵权、无战功、无势力。

刘玄

你不能光想着“一个亿”,而忘了王健林也要亲临前线,一刀一枪地抢市场呐!你看人家刘秀,总是在将军们搞不定的时候说:兄弟们看我的!刘玄倒好,躺在别人赚来的“一个亿”里睡大觉,把N代以后,应该属于末世子孙们的戏,提前演完了。

这就是一个皇权“空心化”的政权,不亡才见鬼!

政权混搭,让刘玄形同形同孤魂野鬼

刘玄为何混得这么惨,混成个“三无皇帝”?原因就是更始政权的根子出了问题,它所依靠的政治力量就不靠谱。

打天下靠的不光是军事,政治才是第一位的。什么叫政治?能让更多的政治势力来支持自己,借别人的手为你堆砌江山!请注意,这个概念绝不是“刘玄式”躺着等成果。

我们来看一下,当时的各派力量,他们可以靠的政治力量都是谁。

刘玄

赤眉军:赤眉军是“纯种”的农民武装,农民阶级就是其依靠的政治力量。这个阶级有什么特点?饥饿之下破坏力极强,群众基数大,一呼百应,瞬间就能吞噬一个政权。这就是自古以来明君治世,一定要把握“不让农民饿死”这个底线的原因。

但是这个阶级有致命弱点:短视、散漫。毛主席早就总结过,自古农民造反,鲜有成功的案例,根子就在这里。看看赤眉军的下场,取代更始政权后,衰败得比更始政权还要快。

新莽政权:新莽政权依靠的政治力量是士族阶层,即豪门士族集团的前身。这个阶层是汉武帝尊儒以来,逐步形成的一个群体,被誉为社会精英分子。他们有理想,有追求,有信念,但也迂腐不堪。

本质上,新莽时期的士族阶层还谈不上政治集团势力,所以,他们还不能形成强大的政治势力,这也是新朝扛不起政治风浪,迅速败亡的根源。

东汉政权:刘秀的东汉政权依靠的就是豪门士族集团,这是一个士族阶层利益集团化的群体。这个群体既具备了士族阶层的优点,还具备了强大的政治实力。比如,他们有财力,有私人武装;又比如,他们通过家族联姻、师生情谊、上下级关系等,构建了一个庞大的利益网络,足以左右天下大势。

刘秀

他们才是那个社会,真正决定上层建筑的人!

刘玄的更始政权,依靠哪一派政治势力呢?混搭,农民阶级和豪门士族集团的混合搭配。

这个情形跟绿林军有关。绿林军最早是由三部分势力构成的农民武装,刘縯刘秀兄弟组建舂陵军(豪门士族集团武装)后,主动联合绿林三部,共同对付新莽武装,并逐渐形成统一指挥的格局。四部联合的绿林军,其实就是两个阶级的联合武装,刘玄称帝后,继承了这个成果。

问题是,农民阶级和士族阶级的世界观差异太大(这也是刘縯受排挤遇害的原因),融不到一块。刘縯遇害后,舂陵军事实上已经被解散,队伍中的士族力量作为整体已经被瓦解,作为个体,他们在更始政权中处于配角地位。

刘玄本是豪门士族集团中的一员,可惜他却被绿林三部作为代表,推选出来对付本家兄弟刘縯,并最终残害了刘縯。

刘玄

这个结果导致刘玄成了孤魂野鬼:士族集团对他敬而远之,农民阶级他融不进去!

我们看一下更始政权的人事安排就知道,刘氏宗族子弟都被封王或封侯,被排挤出中央领导核心圈。跟随刘縯起兵的南阳邓氏、阴氏、李氏家族,大多也被遣散到各地任地方官,也失去了在核心领导圈的话语权。

与此同时,原绿林三部的首领们,一部分分兵据守洛阳和三辅,当起了事实上的军阀,刘玄基本指挥不了。一部分位居中央,狗头带帽,承担起三公九卿的责任。

刘玄好尴尬,本来可以依靠的力量,因为不正,失去了依存关系。被迫身在其中的,却是不能依靠,也依靠不了的力量。

孤魂野鬼焉能不败?

刘縯

结束语

历史很有意思,为你关上一扇窗的时候,又悄悄为你开了一扇门。比如刘秀,当他失去大哥后,又经历了河北九死一生的漂泊,最终却在艰险中,完成了从打工仔到“一个亿”小目标的积累。

历史又很恐怖,给你扔下一块大馅饼时,又悄悄为你挖好了一个陷阱。比如刘玄,当他坐拥“一个亿”之后,又让他失去了政治势力的依靠,结果,“一个亿”没保住,还搭进去一颗人头!

nk免疫细胞疗法

北京治疗死精症的方法

免疫疗法一年做几次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