线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线毯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月黑风高杀人夜-【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6:49:43 阅读: 来源:线毯厂家

深夜,男人从外面归来后,随手关上了自家的房门。

“又这么晚回来,赶紧洗洗睡觉吧,暖瓶里给你留的有热水!”屋内,女人坐在沙发上一边看着电视,一边对男人说道。

“呃”男人打了个响亮的酒嗝,像是没听到一样,并未应声。他闪身进了卫生间,紧接着,一阵哗啦啦的水声从那里面传了出来。

黑暗中,电视机发着莹莹的光。女人缓缓地将头抬起来,转向了卫生间的方向。许久后,她的嘴边露出了一丝怪异的笑容。

洗漱完毕的男人径直走回了卧室,合衣而卧。不多时,卧室里就响起了男人沉重的鼾声。

女人关掉了电视,起身也回到了卧室。她拉开被子,静静地躺在男人的身边。

男人的鼾声很重,也很均匀,似乎睡得很沉。夜,非常安静,静的可以清晰地辨清卧室里两个人的呼吸声。

空气中的味道有些道不明,也难怪,人到中年了,呼出的气仿佛都让空气都变得油腻起来。

辗转了几番后,女人并没有睡着。看着一旁的男人,她的心底突然升起了一股欲望。

她将手伸向了男人,在他的身上轻轻抚摸着。她的手一寸一寸地移动着,感受着那曾熟识的感觉。

他的皮肤还是那样的紧致,富有弹性,让她想起了两人曾经美好的欢愉。许久,女人抽回了手,翻过身背对着男人,伸手从床头柜里拿出一个药瓶,从里面倒出一片药,使劲吞了下去,接着就幽幽地闭上了眼睛。

就在这时,男人的眼睛突然睁开了。他将手伸到背后摸索了一下,接着就缩了回来。他静静地躺着,像是在思索着什么,眼神中跳跃着一种难以言喻的东西。

早上,女人醒来后,发现身边早已空荡荡的了。她伸手摸去,入及处一片冰凉,如同男人对她的日益凉薄一般,寒彻心扉。

女人靠在床边,默默地回忆着和男人之前的种种过往。她叫苏苏,男人叫马鸣,两人相恋多年,但却遭到双方家人的一致反对。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二人偷偷从家乡那遥远的大山深处跑了出去,来到了这个陌生的城市里。

刚开始,一无学历二无本钱的这两个人只能以在街头摆摊卖小吃来维持生计。那时候的生活真是艰辛啊,不管是刮风下雨,还是烈日当头,两人都要出来摆摊,否则一天的开销就无法继续。

有几次,遇到城管突击检查,两人在慌不择路的仓皇逃窜中,竟失手将手推车上的锅都给摔破了。

想起那个曾经狼狈不堪的自己,苏苏却不禁失声笑了起来。那个时候虽然过得很艰难,但自己和马鸣却是非常相亲相爱的。

记得有次收摊回家后,马鸣像变魔术一般,从身后拿出一个小蛋糕,举到她的眼前祝她生日快乐。原来马鸣一直在心里记着她的生日,悄悄买了蛋糕给她一个意外的惊喜。

那天晚上,蛋糕虽然很小,但在那不停跳跃的烛光下可以清楚地看到,苏苏脸上挂着的是满满的幸福。想到这里,一滴泪从苏苏的眼角悄然滑落了下来。

后来,凭借着山里人那股特有的韧性,两个人的辛勤付出终于得到了回报。他们先是有了自己的小店面,接着慢慢地扩大经营,然后搬离了出租屋,买下了属于自己的房子。后来,生意越做越好,就全部交由马鸣负责,苏苏成了一个家庭主妇。

生活是好了起来,但两人的心,却越来分得越开了。随着银行卡上数字的增加,马鸣渐渐地开始变了。

他在外面的时间越来越多,在家的次数越来越少。为此,两人不止一次地发生过争吵,但始终无济于事。

苏苏心里明白,自己已是人老珠黄,而马鸣虽已中年,却正值一支花的年龄。马鸣早已厌倦了和自己在一起,他在外面可能已经有了别的女人。要知道,男人这种东西,一旦要是变了心,那是九头牛都拉不回来的啊!

不久后,她的这种想法就得到了验证。那天,马鸣带着一身酒气再一次晚归,苏苏和他大吵了一顿后,眼泪汪汪地坐在沙发上愣神。马鸣却像无事人一样,转身到卫生间洗澡去了。

就在这时,马鸣的电话突然响了一下,苏苏拿起他放在茶几上的电话,看了一下,是条短信。只见那条信息上写着:“到家没有,我在想你!晚安,吻你!”落款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此刻,苏苏的心已经裂成了无数个碎片,她强忍着泪不让它落下来。就在这时,只见马鸣冲了过来,一把夺下她手里的电话,大骂了她几句后,忿忿地回卧室了。

从那以后,苏苏的心里就落下了病结。只要马鸣一晚归,她就认为马鸣肯定在跟别的女人鬼混,等他回家之后就会和他大吵大闹。

当然,马鸣确实在外面有了别的女人。他已经厌倦了苏苏,讨厌她每次和他吵架时那种寻死觅活的样子。要不是看在以往的旧情上,他早就和苏苏离婚了。

所以时间一长,马鸣索性也就撕破脸皮,根本不顾及苏苏的感受,经常在家接打电话肆意地和别的女人打情骂俏。

苏苏感觉自己快要崩溃了,她正在渐渐失去自己的丈夫。但是,她并不愿和他离婚。

因为,在她的心里,马鸣依旧是她的最爱。每次看到,听到马鸣在那肆无忌惮地和别的女人调笑时,她的心都像被撕开了一般疼痛难耐。

慢慢地,苏苏开始心悸,失眠,掉发。每天,她都必须借助安眠药才能睡着。随着时间的增加,她的情况也越来越重,安眠药的剂量也随之加大。从开始的一片,到两片,再到三片……

回忆到此,苏苏的脸上早已泪痕遍布。她为自己感到不值,这样的生活她不知道自己还能忍受多久,或许…..

一天,又过去了。夜,悄悄地来了。午夜,酒气熏天的马鸣回家了,与以往不同的是,他带了一个人回来。那是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她是马鸣在外面的一个好相好,叫翠。

两人进门后,翠将醉醺醺的马鸣搀扶到床上。或许,马鸣并没有醉到不省人事,他一把揽过翠的腰,两人就在床上翻滚起来。

沙发上,苏苏先是惊讶地望着眼前这二人,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一切。很快,她就愤怒的如同一头荒野上的孤狼。

马鸣是她的,是她苏苏的,她绝不允许自己眼睁睁地看着别的女人就这样夺走她心爱的男人。说时迟,那时快,她一把操起桌上的水果刀,冲进了卧室,朝着床上那两个不停翻滚的人猛然刺了过去……

“啊…..啊…..”两声惨绝人寰的嚎叫响起之后,马鸣和翠双双倒在了血泊之中。

血汩汩地从马鸣的胸腔不停往外溢着,染红了他那只捂着胸口的手。他双眼大睁着,眼底的蛛膜鲜血充盈,甚是骇人。他到死都没弄明白,为何家中一个人都没有,却突然有一把刀凌空出现,刺向了自己和翠。

黑暗中,一个阴惨惨的笑声响了起来:“嘿嘿,死了,都死了!马鸣,这下再也没有人跟我抢你了,嘿嘿!”。

楼道外,几张旧报纸散落在地上。其中一张的最上方用黑体字抬头,写着这样一条新闻:“近日,本地某小区一女住户因长期抑郁,擅自服用安眠药。由于剂量过大,被发现时已惨死家中……”

黎明风暴手游

重庆福利彩票

弹指三国汉化破解版

神龙战争手游最新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