线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线毯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帖木儿东征的详细经过东征过程中击败了哪些国家

发布时间:2021-01-07 10:48:08 阅读: 来源:线毯厂家

帖木儿东征的详细经过?东征过程中击败了哪些国家

公元1403年春,时年67岁的跛子帖木儿(Timur lenk,或者叫Tamerlane)在横扫了整个小亚细亚半岛之后,达到了他事业的顶峰。至此,他已经连续征战长达6年之久,在半个亚洲大陆上散布着灭绝人性的恐怖屠杀:1398年,他从自己位于乌兹别克的首都撒马尔罕出发,进攻北印度,屠杀德里;1399年在伊朗;1400年在土耳其;1401年在叙利亚和伊拉克,屠杀巴格达和大马士革;1402年回到土耳其,在7月20日的安卡拉会战中俘虏了奥斯曼土耳其苏丹巴耶西德。后组织百万大军远征明朝,因病暴毙于行军途中,史称“帖木儿东征”。

据当时在撒马尔罕的阿拉伯人回忆,帖木儿自古出兵,后勤工作从未做得如此次这般扎实,真是粮积若山,马羊成海。公元1404年11月27日,他率军离开撒马尔罕,踏上了“中国圣战”之旅。在冬季翻越白雪茫茫的天水固然辛苦,,但总比忍受塔里木盆地的酷夏要舒服一些。部队推进至锡尔河时遭遇大雪,河面开始结冰。帖木儿在河岸上驻扎了足足50天,等河冰冻结实。这期间,他去祭拜了一位伊斯兰教圣人的陵墓,可能还和家族内部的一些人发生了争执。在过去的几年中,帖木儿最优秀的几位子孙相继去世,令他极其悲痛,哀叹自己没有成吉思汗的福气,虽然百战百胜,但总得自己亲自出马才能解决问题。

帖木儿的前锋部队,也就是从塔什干出发的右路军已经在公元1405年新年翻越天山,1月6日推进至伊犁河。当日地球、土星、水星连珠,巫师占曰不利兵主,帖木儿心情大坏。但他还是渡过锡尔河,并命令右路军总司令、他的皇孙哈里·苏丹加紧进军,务必在三月初拿下蒙古斯坦,而自己则暂时留在讹打刺。这位哈里· 苏丹刚刚狂热地爱上了一个黑人女仆,在帖木儿家族内部引起了轩然大波。但他打起仗来还是不负众望,于2月下旬推进至别失八里(今新疆吉木萨尔县北破城子,位于吐鲁番的东北方,上面的地图标到吐鲁番的西北方是错的,那其实是乌鲁木齐),此处离明帝国西部边界重镇哈密卫还剩大约400公里。

直到现在,明帝国才发觉可能要出事。没有人知道哈里·苏丹是打算就此止步,还是南攻嘉峪关,或东走居延海。总之“朝廷闻帖木儿假道别失八里率兵东,敕甘肃总兵官宋晟儆备。”

宋晟是朱元璋开国时的老将,曾在江西、广西等地作战,后来“四镇凉州,前后二十余年,威信著绝域”。朱棣对他极为信任和欣赏,“进后军左都督,拜平羌将军……专任以边事,所奏请辄报可。”不过,公元1400年伊斯坎达攻略于阗等地,宋晟却坐视不救(当然那是在“靖难”期间)。可能宋晟当时身体已经很不好了,多次请求回南京,朱棣都不同意,直到他在1407年病逝。朱棣起兵之日,良臣猛将尚多,但此时张玉、王真、陈亨、张武、谭渊等大将均已死,邱福、刘才、陈珪、郑亨、孟善、火真诸将皆为一勇之夫,“或从起籓封,或率先归附,皆偏裨列校,非有勇略智计称大将材也。”(邱福本来被寄予厚望,但他后来指挥失误,在蒙古全军覆没,朱棣震怒,从此以为“诸将无足任者,决计亲征。”)能独当一面者,惟朱能一人(他于1406年病死在征安南的路上);以谋略著称者,也独姚广孝一人。降将中,平安、何福、顾成虽号称宿将,但都难堪重任,盛庸、耿炳文则早已自杀,李景隆被软禁在家。

1404年的明朝实在是多事之秋,朱棣在这年十月“籍长兴侯耿炳文家,炳文自杀。”十一月,“下李景隆于狱”。耿炳文、李景隆的人品和才能自不足道,但毕竟为降将之首,二人无端得罪,朱允炆旧臣难免人人自危。此前,属国安南(越南)发生政变,“八月丁酉,故安南国王陈日煃弟天平来奔。”朱棣已经开始准备南征安南了。为了追捕朱允炆,郑和也正在东南沿海加紧造船。这样看来,朱棣的后方实在问题多多,很难全力投入与帖木儿的大战。所幸北元自被蓝玉击垮后,一直分崩离析,尚不足为患。

撇去缺乏良将劲卒不谈,明朝此时最大的问题有二:一是信息不灵,对帖木儿来袭缺乏准备;二是内部潜在叛徒颇多。据《明史·西域火州传》记载:“永乐四年五月,命鸿胪丞刘帖木儿护别失八里使者归,因赍彩币赐其王子哈散。明年遣使贡玉璞方物。使臣言,回回(即中亚人)行贾京师者,甘、凉军士多私送出境,泄漏边务。帝命御史往按,且敕总兵官宋晟严束之。”众所周知,甘、凉军士中回族、蒙古族多,尤其是穆斯林多,此次事件显然与前一年帖木儿东征有关。他们既能私送回回行贾京师者出境,还敢“泄漏边务”,当然也会在战场上临阵倒戈。由此看来。多异族内奸的明军西北军队内部组织能力堪忧,在面对穆斯林国家的强大攻势面前难免出内奸。

但帖木儿自身的情况也不容乐观。据《新元史·卷二百二十八·列传第一百二十五》所载:帖木儿遂大举伐明,募精兵二十万,以粮运不给,载谷数百车,军行至沃野,即播种之,弃异日之军食。又驱牝骆驼数吉头,如饷乏,则餐其乳以济饥。中途遇大雪,士马僵毙。

可见帖木儿帝国虽幅员辽阔人口众多,但由于其远征的路线十分遥远,途中多为戈壁荒漠,荒无人烟且白天酷暑难耐夜晚严寒冰冷。后勤压力仍十分巨大,部队补给多依靠沿途播种或军士喝骆驼奶强撑。即便走到大明西北边境也是人马疲惫。更何况其在途中还“遇大雪,士马僵毙”。可见帖木儿远征军虽号称20万之众,但并不占天时地利。相对于严阵以待的明朝西北军队,还是有很大劣势的。

其次,帖木儿东征军队只是号称20万精锐(实际兵员可能10万左右),相对于明朝110万左右的战兵动员能力,显得很少。仅其东征第一站明西北诸卫就有15万5千的军队。其战斗力虽达不到上乘,但相对于守备江浙河洛地区的内地军户仍遥遥领先。即便帖木儿首战告捷战胜明军,正常情况下其自身损失也很大。更何况帖木儿帝国边境地带离大明也有千里之遥,一旦首战失利其在短时间之内将得不到任何有效兵源补给,明军若主力借此反扑,帖木儿大军将陷入十分危险的境地。中国西北地区的众多穆斯林也许是个重要兵源地带,但迫于明朝的压力,穆斯林们会不会投向帖木儿都是个问题。即便这些穆斯林真的全心全意的为帖木儿卖命,大部从商或种地的回回临时征兆为战兵,其说到底还只是一群杂役农民,连明朝内地军户都不如,与驻扎在河南地区的朱棣亲率明军主力更是天壤之别。

因此帖木儿雄途伟业的远征更像是一场孤注一掷的赌博,只有西北决战与河南决战全部大胜,帖木儿才有可能稳占中国的半壁江山。反之一旦远征军出任何不测,不仅帖木儿大汗本人的声誉性命难保,帖木儿帝国也将陷入国力大损的境地。数十年内都难以支撑起下一次战略性的远征。

四川肝病医院

天津中医医院

福州整形美容医院

相关阅读